页面载入中...

莫言再出新作谈对对联 自认在骂声中反思并努力学习

  这些校舍非但不是大楼,甚至可称是简陋了。即便是1939年落成的“新校舍”条件也极为有限。

  毕业于西南联大的沈克琦用“土墙泥地稻草顶”形容之。“四十人一屋,十个窗户,每个窗户两张双层床。窗户是几根木条,冬天就糊纸挡风。”

  还有学生在一篇名为《我住在新校舍》的回忆中写道:“虽然墙上的白粉大都脱落,而天花板上全是灰尘蜘蛛网,同学们大都还在寝室里贴上两张罗斯福的肖像或是自己欣赏的明星和pin-up girl来补偿这破烂于万一。而床上或是桌上照例是东一堆,西一堆,臭袜子和笔记本揉成一团,从没有过整齐清爽的时候。”

  [拍摄手记]

  拍摄从2016年8月底第一次去拜访潘老开始,近一年的拍摄时间里,我们前后5次赶赴荔波现拉易村,并两次跟随传承人去到其他村寨进行民俗活动记录。从荔波县到拉易村开车最快也要两个半小时,而且几乎全为狭窄而陡峭的盘山道路,大家开玩笑说:“每走一趟,驾驶技术都长进不少”。有一次因为大雨导致道路塌方,我们扛着所有的拍摄设备在泥泞中跋涉了3个多小时。项目开始前,团队的所有成员都对神秘的水书充满了好奇,同时隐约担心因水书习俗过于神秘而导致我们对它了解不足,但更多的是对水书的敬畏。随着记录的进行,潘老的沉稳、庄重让我们越发心安,并更多地发现潘老的可爱、可敬之处。

admin
莫言再出新作谈对对联 自认在骂声中反思并努力学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